雷蒙德·梅里曼金融占星周运丨金银走势值得关注

雷蒙德·A·梅里曼是在金融占星学界稳坐第一把交椅的占星师,同时他也是若道签约的金融占星课老师,我们引进了雷蒙德·A·梅里曼老师的长程金融占星课程(感兴趣的同学可以戳末尾图片进行了解)。我们经老师的授权,将每周刊登梅里曼老师的周运,供大家参考和学习。于是,这是这周的周运(9.10-9.16)。

美国劳工部称,8月非农就业人口增加20.1万人,而当月平均时薪较上年同期增长2.9%,这意味着我们期待已久的薪资回升可能开始显现。参与到路透社调查的经济学家曾预计就业人数将增加19.1万人。失业率保持在近三十年来的低点3.9%。

火星和土星分别在上上周8月27日和上周9月6日转向顺行,这段时间对全球大多数股市来说都是艰难的。

对欧洲股市而言,这一周尤其艰难。例如,德国DAX指数在9月7日周五跌至11888点。它正接近3月26日创下的11726点这个主要周期低点,为2017年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荷兰AEX和伦敦富时指数(FTSE)的情况也类似。苏黎世的SMI指数整个星期都在下跌,但没有其他的指数那么剧烈。

在亚洲和环太平洋地区,澳大利亚ASX指数从8月30日的10年高点6481点暴跌至9月7日周五的6211点。日本日经指数也在8月30日创下这一主要周期的新高,报23032点,但截至9月7日,该指数已跌至22172点的低点。香港恒生指数跌至26669点,为一年多来的最低水平。中国上证综指数在8月20日创下的年度低点上方,但涨幅并不大。只有印度的NIFTY指数表现不错。它以11584点收盘,离8月30日的历史高点不远,也接近火星转向顺行的时间。

在美国,纳斯达克指数(NASDAQ)和标准普尔指数(S&P)在8月29日至30日创下历史新高,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JIA)则创下了一个新的主要周期高点,但仍比2018年1月26日的历史高点低了近500点。道琼斯指数上周表现不错,但纳斯达克指数激烈的跌势持续了整整一周。

然而,我们现在最感兴趣的是金银市场正在上演的戏码。9月4日,周二,也就是土星转向顺行的前两个交易日,银价暴跌,自2015年12月7年周期低点以来首次探底到14美元。

另一方面,黄金在同一天跌至1195点,远高于8月16日创下的1167点的年度低点,显示出了看涨的的市场背离。这促使我们在周二向订阅用户发布了黄金市场特殊预警,因为白银的价格正处于低位。

此前,我们在上周发布了黄金和白银市场的特别更新,概述了在何种市场进展下,我们将发布特殊预警。如该报告所述,警报现在已经拉响。

我不相信自由的意志。叔本华说,‘人虽然能够做他所想做的, 但不能要他所想要的’,这句格言伴我度过了人生中的各种境遇,使我与他人的行为达成和解,即使这些行为给我带来相当大的痛苦。认识到自由意志的缺乏,让我不会过度严肃地将自己和同僚们视为行动和决策的个体,也让我不会发脾气。

杰出的智者拉梅什·巴尔塞卡尔教导说,如果一个人在非常深入的理解层面上,真正地接纳了没有自由意志这件事,那么这将会使其免于内疚,让他或她不会去评判或责备他人。根据上面引用的内容,爱因斯坦似乎得出了同样的结论。

在8月27日火星结束其为期2个月的逆行之后,从8月29日至30日,标准普尔和纳斯达克指数创下历史新高——它们没有受到火星顺行的影响,在上周保持平稳。

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跌幅比道琼斯指数或标准普尔指数更大,到目前为止,指数从8133跌至7873的低点。在五个交易日内,跌幅仅为3%,但对市场时机判断者来说,重要的一点是,它始于强大的占星征象聚合时。这个时候不仅有火星转向顺行,还有在之前不久,木星和海王星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准确形成三分相(8月19日)。

此外,土星/天王星第四次最接近的三分相成相也在八月的最后一周形成,恰好吻合了高点的出现。

金融占星师现在担心的是,9月6日的土星停驻是否能够阻止这种下跌,然后再次反弹到新的高点,因为当市场下跌遇到强大的土星征象时,它通常代表着这种跌势的结束。或者,木星/海王星、土星/天王星和火星顺行更有力地吻合了8月29-30日的波峰,因为10月5日我们会迎来金星的逆行,所以下跌的势头会获得动力?

到9月18日,火星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和天王星形成渐亏四分相的时候,我们很可能就会知道问题的答案了。火星和天王星的整个相位是一个狂野的象征,通常在13个交易日内关联主要周期波谷或波峰,甚至是50周的周期波谷或波峰。8月29日至30日的高点是那个时间段的开始。

我们从5月中旬开始就处在这个火星/天王星四分相的影响之下,在国内和国际地缘政治的混乱和动荡方面,它不负盛名。 这些天王星动力所代表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给这些国家(土耳其、委内瑞拉、阿根廷、伊朗、加拿大和中国)施加了压力,这对这些国家中的任何一个国家领导人来说都不轻松。

对于特朗普的支持者来说,他被视为一位出色的战略家和特立独行者,正在推动有利于美国的巨大变革。 他正在纠正过去美国与世界其他国家的不良金融交易所带来的诸多错误。 但对于其他人来说,他的行为和方法在智慧和不合常规之间只有非常细微的界限,甚至是无从区分区分是非的 。上周关于他的坏消息接二连三。

我这个月大部分时间都在欧洲,特朗普在这里并不受人欢迎。当我问起原因的时候,我得到了一些非常有趣的回答,比如一位技术高管这样向我解释:“没有人会因为特朗普或任何人想赢而去指责他们做错了。但他不想为所有人创造双赢局面,但双赢才是建设性的。 对他来说,除非别人失败,否则都不算真正的胜利。这就是问题所在。除非伤害到其他人,否则他对胜利并不满意,我们很难支持这样的人。”

特朗普先生目前遇到的公众困境,与他星图中的土星行进相关联:这个行进因为本周土星进入停驻阶段而成为焦点。在过去的数周中,逆行的土星对分他的出生水星,四分他的出生海王星。

在本专栏之前的文章中提到过,土星如果与一个人的出生海王星形成困难相位,那么这可能会是人生中颇具挑战的一段时间,尤其是在涉及到正直、伦理和信赖的领域。这段时间个人名誉经常受到攻击,无论是对是错。个人也常常感到被误解、歪曲、中伤,感到自己变糟、被出卖、欺骗。海王星运行缓慢,所以上面所说的这些情况,是许多出生于1943-1947年间的人此时可能正在经历的。

对于特朗普总统来说,这一点被夸大了,因为土星目前还对分他的出生水星,水星掌管着所有类型的媒体和交流。

上周,特朗普政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级官员在《》发表评论文章称,特朗普任命的许多人正在积极破坏总统的议程。然后,邦·伍德沃德在新书《恐惧》中提到,特朗普的高级助手指出特朗普的白宫功能失调,并且中说“……声称总参谋长约翰·凯利认为特朗普是个白痴,总统精神错乱了,他已经脱轨了”。这听起来很像行进土星与个人出生水星和海王星形成T三角格局。

美国经济可能表现不错,但上周媒体文章对总统人格的人身攻击令人震惊。而此时恰逢11月6日即将举行的中期选举。这让你思索时机。是政治还是占星?可能二者皆是。但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这将如何影响金融市场。

当尼克松面临与此相似的媒体炮轰时,他辞去了总统职位,美国股市从1973年1月的历史高位下跌近50%,跌至1974年12月的低点。巧合的是,那个高点同样出现在45年前土星/天王星渐亏三分相周期,这个相位上周,也就是2018年8月31日刚刚再次结束,标准普尔和纳斯达克指数双双问鼎历史新高。本周也可能变得非常不稳定,9月12日金星将与天王星形成对分相。

也就是说,金星和火星都将在9月12日至18日与天王星形成困难相位,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支撑和阻力区间可能会被打破,因为天王星对二者都无敬意,无论是在爱情上面还是金融市场。

免责和目的说明:本文目的是阐述占星学因素与正在发生的人类集体活动之间的关联性,在这方面给予读者指导。作者关注的是世界上的军事、政治、经济甚至金融市场。根据这些因素,可能会做出一些预测。然而,从占星学的角度来看,我们的主要目标是指导和提醒读者我们所处的心理气氛。希望这样能够帮助读者理解当下新闻事件和金融市场潜在(或关联的)的心理动力。但金融市场的任何决定都需自负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由若道翻译发布,欢迎转发,反对抄袭。友号转载请申请白名单。

若道签约老师。著名金融占星师,ISAR(国际占星研究协会)前主席,梅里曼市场分析公司的总裁。他由于“提升了占星学的职业形象”,在1995年国际占星大会上被授予轩辕十四奖;在2012年国际占星大会上,被授予轩辕十四终身成就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