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尔历史上最残忍的连环杀手-“红树林魔鬼”巴博萨

,警方确认被其肢解、溶尸的女童就达到71位,年龄均在7~12岁,行为手段之残忍令厄瓜多尔法医都震惊得浑身发抖。而且71人只不过是官方能够确认的数字,还有许多无法确认、找不到埋尸地点、已经被溶得找不到一点尸骸或者没有报案的(我们国内权威期刊《犯罪研究》也验证了这个数字真实可靠),据民间传说,被他杀死的女童至少有150位,仅次于“安第斯山怪物”

,在整个南美洲乃至全世界的犯罪史上,巴博萨都是最臭名昭著的一个,最后他的死也充满“戏剧性”…

1987年5月的一天傍晚,厄瓜多尔瓜亚斯省省会瓜亚基尔港警局接到一位寡妇安娜-苏亚雷斯的报案,她告诉警方说自己的女儿玛塔失踪了。这个女人平常在集市场靠摆地摊卖水果艰难地抚养着3个孩子,警局局长爱德华-冈萨雷斯认识并非常同情这个勤劳的女人,所以亲自接见了安娜并为她做了详细的笔录。

早上玛塔还一直在我旁边替顾客装袋子的,但9点半之后因为生意开始冷淡了,所以上午10点左右玛塔就跟着几个小伙伴离开了我的摊位跑到附近的花摊去玩了,刚开始我并没有太在意,但过了几个小时后我发现她失踪了,几个小伙伴也说没有见到她…

两人步行来到了安娜摆摊的市场,这里人头攒动,一群衣衫褴褛的小孩正拿着彩券、圆珠笔和香烟、打火机等向路人兜售,安娜将冈萨雷斯领到一位满头黑发、身材矮胖的印第安女人面前,这个女人正是安娜最后一次看到女儿玩耍的那个花摊“店”摊主,她告诉冈萨雷斯,上午10点过后玛塔和自己的两个孩子确实在摊位前玩了一会,但是后来因为摊子上来了几拨客人,所以并没有太注意玛塔的和孩子们的去向,自己的两个孩子说之后他们一起玩捉迷藏游戏去了,可玩着玩着玛塔就不见了…

冈萨雷斯立即找来摊主的两位孩子询问情况,他们告诉冈萨雷斯,最后一次看到玛塔时她正和一位身高约5英尺(1.53米)、浅褐色皮肤、黑头发的卖铅笔男人在说话,但因为玩捉迷藏游戏要赶紧躲起来,所以也没怎么去多注意,那之后就再没看到玛塔了。

是不是小女孩玩捉迷藏躲在哪太久睡着了,现在会不会醒来后自己回家了?要不太太您先回去看看?

其实这个时候的冈萨雷斯已经感到有大事要发生了,因为在玛塔之前,当地就有多位小女孩失踪,年龄都是10岁左右,而且失踪地点都是在闹市…他或许心里在默默祈祷着些什么,然而一切的担心都成为了现实,厄瓜多尔历史上最骇人听闻、最惨绝人寰的连环杀童案被正式揭开了真面目,从此这个地区也被笼罩在一种不可名状的恐怖氛围中…

安娜回家当然没能等来女儿,冈萨雷斯小小的警局却在接下来的不到3个星期又陆续收到两人的报案,他们都告诉警方自己的女儿失踪了,而且分别是8岁和9岁,还都是在玛塔失踪的那个集市场消失的。冈萨雷斯组织警员在市场附近布置了众多便衣不间断盯梢,同时还走访了几十位市场摊主,然而这一切都没有任何收获,其中那位9岁小女孩就是这样在警方眼皮子底下消失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就在安娜报警后第3个星期的一天下午,愁眉苦脸地坐在警局办公室里发呆的冈萨雷斯再次接到了一个报案,不过这次不是有小女孩失踪,而是有人在路边发现了一具小女孩的尸体…

报案人是当地最大咖啡店的老板,还没缓过神来的他颤抖地向冈萨雷斯叙述了自己看到的恐怖一幕:

我和几位朋友在普拉亚斯县刚度完假准备回来,当我驱车行至瓜亚基尔以南2英里处时我的汽车引擎出问题全部熄火了。我走下车打开车盖想检查一下,突然眼角瞥见旁边的臭水沟里堆着什么东西,鼓鼓的。刚开始我以为是路过的司机扔下的碎布,但走进一看竟然发现是一具肿胀得不成人样的小女孩尸体,我甚至都看不清她的脸,蓝色的连衣裙被撕成了碎片,上面沾满了血迹,我吓死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尸体,车也没修丢在路上拦了一辆车后就赶来报警…

呃,老板真没有夸张,别说他了,哪怕很多身经百战的法医都可能不曾见过那样恐怖的尸体,只不过老板早已语无伦次,无法形容尸体的恐怖样…

听完老板的叙述,冈萨雷斯立即拨通了法医卢邱-博加博士的电话,然后又联系了一辆救护车和一辆车拖,一切安排就绪后他转身对咖啡店老板说:“

不一会,冈萨雷斯就带着几位警员和咖啡店老板驱车行驶在瓜亚基尔南郊的海岸公路上,紧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一辆救护车和另一辆警车。

傍晚5点,一行人抵达了咖啡店老板汽车抛锚的地方,几位警员立即在这个地段设置了警戒线,冈萨雷斯想先行去看看尸体情况,可走到臭水沟旁时不觉倒吸了一口凉气:“

尸体究竟怎么了?让这位“阅尸无数”的当地警局第一侦探都受不了?因为尸体根本就“没有脸”了,被凶手砸得稀烂你都分不清哪个是正面哪个是后脑勺…

十几分钟后法医博加博士赶到了现场,他将尸体安放在一张白色床单上进行了初步的勘验,他估计小女孩死亡已经有48小时以上,从衣服上的泥土和瓦砾以及尸体上的咬痕判断,她应该是被野狗从一个较浅的墓茔中挖出来的。他们将尸体运回解剖室进一步验尸后博加博士对冈萨雷斯说:

我从事法医解剖已经15年了,这一次最让我吃惊,小女孩遭到极其残忍的暴力殴打并被,她的脸部、胸部和骨盆处都是伤痕和裂口,全身骨折多达40余处,身上被刀戳了几十次,最后还被砍断了脖子并搞毁了…我不知道究竟要怎样的仇恨、是什么样的变态才能做出如此残忍的行为。

瓜亚基尔警方们继续在发现尸体的现场周围进行仔细的搜索,但凶手并没有留下任何线索,不过他们发现一张皱巴巴的糖果纸,或许这是凶手留下的?警员们小心翼翼地把它放进塑料袋带回了警局。

冈萨雷斯分别给几位丢失了孩子的家庭打去电话让他们前来辨认尸体,当玛塔-苏亚雷斯的母亲安娜-苏亚雷斯看到那件熟悉的蓝色连衣裙后歇斯底里地哭了起来,随后瘫倒在解剖室昏死过去…

冈萨雷斯与首都基多警局进行了联系,他想知道是否有罪犯从劳改场所逃出来,并且他们将玛塔以及另外两名失踪女孩的照片在瓜亚基尔、基多、埃斯梅拉达斯和厄瓜多尔其他几个大城市的报纸上刊登了出来,希望能有人提供一些消息。很快,基多警局的帕布罗-安德雷德警长打来电话,声称三个月前他们当地也有一位10岁的小女孩神秘失踪了:

她叫卡梅拉-路易斯,两个星期前我们在一个浅显的墓茔中发现了她的尸体,她受到了性侵,并被一把大刀砍杀,凶手仍在逍遥法外,我们没有目击者,小女孩是来自安巴托的孤儿院,靠在基多每周一次的印第安人集会上出售彩票赚几个苏克雷

到了1987年10月,越来越多的小女孩神秘失踪,而且年龄都在7~12岁,尸体也陆续被发现:

在阿索格斯的一个臭水沟里藏着两具只有躯干的尸体,头颅在相隔4英里的一个小水潭内被发现;

在里奥班巴的一个小村庄发现两具小女孩尸体被埋在荒芜的野地里,两具尸体全身被利刃捅刺近百刀;

在蒙塔尔沃的一处居民区水池里发现一具被浓硫酸浸泡到仅剩三分之一残骸(肩部以上)的尸体;

在苏斯卡尔市河滩上发现四具尸体,所有尸体双脚均不见踪迹且入木棍或铁棒;

在布凯的一个村庄公路上找到两具面部被毁坏、下身被浓硫酸浸泡到仅剩腹腔的尸体;

这些受害人均遭受了非人的殴打、虐杀、性侵,许多受害人是慢慢被折磨而死的…每发现一个受害人,对于冈萨雷斯来说都是一种痛苦的煎熬,为了对凶手的情况了解更深入点,他请教了一位当地的心理学家:

这个凶手精神一定不正常,但由于某种原因,他可能很机警,智商并不差,通常情况下,这种残忍的凶手在5岁前可能遭受过虐待或遗弃,他们怀恨在心,长大后就会变成毫无人性的野兽。他们以杀人为乐,每作案一次就会强化一次杀戮欲,他们常常因自己不够强壮而烦恼,因此用残害弱者来求得心理上的平衡。

其实不仅仅是发现玛塔尸体附近找到糖果纸,在另外两处尸体被发现地警方也找到了糖果纸,冈萨雷斯认为凶手就是通过水果糖诱骗这些受害的小女孩后实施的犯罪行为,所以这几张糖果纸上或许留下了凶手的一些线索?

他将三张糖果纸送到实验室,但经过细致的检查后实验人员并没有发现任何嫌疑人留下的指纹…

案件就这么一直被搁置了下来,直到1988年6月,在一片美洲红树林的沼泽地边上,警方发现一具12岁小女孩的尸体,这位叫做格洛丽亚-安迪诺的小女孩遭到了残忍的性侵,身上被大砍刀戳了十几刀,头部就和玛塔一样被打得面目全非根本就看不清五官,但她的手中紧紧拽着一张糖果纸。

冈萨雷斯再次将这张糖果纸送到了基多的实验室,这次他们终于在这张糖果纸上提取到一枚模糊的指纹!实验室将这枚指纹送到芝加哥请求协助,芝加哥技术人员对这枚指纹进行了复原、整理后冈萨雷斯将指纹复印了多份,分别寄往厄瓜多尔各地警察局和哥伦比亚各大城市的警局。

很快,冈萨雷斯就收到了同一指纹的电脑传真,这是哥伦比亚首都圣菲波哥大和哥伦比亚北部港口城市巴兰基亚传来的,指纹的主人名叫

,1988年时年53岁,哥伦比亚人,他曾在波哥大被指控贩毒而被逮捕,又因为在巴兰基亚QJ并杀害了一名9岁女孩而入狱,更为严重的是,1986年,他从戈尔纳监狱越狱后至今下落不明!

毫无疑问,巴博萨就是系列连环杀童案的变态凶手!冈萨雷斯发誓一定会将他绳之于法。

正当冈萨雷斯在警局梳理巴博萨的资料时,刚加入瓜亚基尔警察局机动部队的胡安-罗塞尔斯正行进在通向郊外红树林沼泽地的一条泥泞道路上,此时他发现一个中老年男子刚从密集的灌木丛中走出来,孤身一人,随时还带着一只黑色塑料袋,罗塞尔斯把车停在路边,径直向男子走去。

这位陌生的男人蓬头垢面,态度温和,说自己叫做丹尼尔,并面带微笑地回答了罗塞尔斯的提问,罗塞尔斯检查了他的黑色塑料袋,发现里面有一条脏兮兮的蓝色牛仔裤,像是一位小女孩的,而且在牛仔裤的裤兜里,罗塞尔斯还摸到一张小女孩的照片…

是我女儿的,是从她的一个同学家中拿来的,前几天我女儿在同学家中住宿,换下的裤子忘了带回来,所以我去帮她取了下,现在正准备回去。

此人看上去老实巴交,回答问题也是毫不犹豫没有紧张,不过这张照片罗塞尔斯警察总感觉那么眼熟,好像在哪里看到过?

是的,这张照片罗塞尔斯看到过,连续几个月,失踪女孩的照片一直刊登在瓜亚基尔市主要报纸的头版头条醒目位置上,每当有新的小女孩失踪,电视台都给予特别报道并呼吁公众提供线索、记住小女孩长相。而就在罗塞尔斯遇见丹尼尔的前一个晚上,电视台报道的最新失踪人员就是照片上的9岁小女孩瓜达卢佩-埃雷拉!当罗塞尔斯从牛仔裤中摸出照片的那一刻,他其实就已经认出来了,并且他非常清楚,眼前这位看着老实、蓬头垢面,眼睛还有点问题的男人就是震惊厄瓜多尔全国的连环杀童案凶手!

冈萨雷斯刚在警局电脑前看到了巴博萨的照片(但罗塞尔斯还没看到),没想到一走出资料室就看到“真人”…这让他喜出望外,于是直接将巴博萨带到了审讯室进行审问。

刚开始巴博萨矢口否认,但冈萨雷斯怎么可能相信?立即威胁要对其严刑拷打…没想到这个杀人恶魔一受威胁立马坦白了所有犯罪事实,他用非常平静的语调供诉了自己的罪恶一生…

1930年1月22日巴博萨出生于哥伦比亚首都圣菲波哥大,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之后他专横跋扈的父亲又很快娶了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女人,这个后妈从小就对他实行各种变态的惩罚,甚至还要求他出门只能穿女装,所以从小他就被同龄人嘲笑。

我恨那个变态女人,她把我打扮得男不男女不女,为此我天天都被人嘲笑,有一天我掐死了她的猫,又从家里逃了出来,也是因为这次,我发现杀人(生)能够得到快感,当我掐死她养的猫时,我感到无比满足。

19岁那年,巴博萨结了婚并成为了两个孩子的父亲,可后来,他发现妻子和他最要好的朋友有暧昧关系,就和她离了婚。几年之后他又遇上了一个女子,并且对她十分迷恋,可是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发现这个女人早已和别的男人同居过,于是便要求她补偿自己,补偿的方式就是去诱骗一些女童供他发泄…

这个女人非常配合他,诱骗了十几位青少年女子到他位于波哥大郊外的一处废弃屋子里供其发泄,但是久而久之不少受害女孩向警方报案,于是巴博萨和女友双双入狱。

1969年,他和女友被释放出狱,两人也从此分道扬镳,但五年之后在巴兰基亚,巴博萨又因为奸杀一名9岁小女孩而被捕;

1986年,巴博萨从戈尔纳监狱成功越狱,先是在哥伦比亚四处作案十余起,最后偷渡到厄瓜多尔,接着他的兽行就遍布半个厄瓜多尔,尤其喜欢在瓜亚基尔附近作案,因为这里是厄瓜多尔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平常他就在集市上兜售铅笔和圆珠笔,空闲时就以水果糖诱骗少女前往市郊一处废弃的场所…

14个月内,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以水果糖的方式诱骗了几十位厄瓜多尔女童至郊外后残忍杀害,而被问到为什么专挑女童时他回答说:“

因为她们是处女,而且杀死她们的时候就像当年我杀死那个变态女人的猫一样,她们会像婴儿般哭喊。

接下来的日子里,巴博萨带着警局人员来到各个弃尸地点,在瓜亚基尔郊外的红树林沼泽,他指着六七个新垒的小土堆,供认土堆下都是他埋藏的受害人尸体,警方扒开土堆后在里面发现了十几具高度腐烂且大部分四肢不全的女童尸体…

然而,这还没完,随后他又带着警局人员在瓜亚基尔和基多沿线上的几个城市陆陆续续找到9具尸体(并非前文提到已经被警方发现的);

1989年11月庭审现场,他又交代了16起案子,而且随后警方也都顺着他的指示在基多附近的5个城市找到了被害人残缺不全的遗骸…

事实上还有许多他坦白了但是忘记了埋尸、抛尸地,以至于警方无法确认是否真有被害人的情况,还有很多他自己也想不起来、也没有人报警的失踪流童以及部分被他溶得渣都不剩的受害人…

嗯,16年,平均一条命也就2个月18天…因为这已经是厄瓜多尔最高的刑罚了…瓜亚斯省最高检察院院长当年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就说了:“

不过,厄瓜多尔国内的法律“没法”制裁他,难道其他人就不能制裁他了吗?1994年11月,入狱5年的巴博萨在监狱中被人莫名其妙捅死,死状恐怖,内脏流了一地…

杀手是前面提到的那位在蒙塔尔沃被毁得只剩下三分之一残骸的受害女童的哥哥。厄瓜多尔民间传说是因为当地黑帮也忍受不了这种恶魔,所以发出“悬赏令”,而这人正好就是该黑帮成员,恰巧自己妹妹还是被他杀害的,所以报仇、领钱两不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