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丽:演完《东北虎》的第一场戏章宇向我道歉

《东北虎》的第一场戏,马丽正在表演,章宇在一旁的监视器前观看。这场戏拍完后,章宇跟马丽说:“我要不要跟你道个歉?”马丽急忙说“那没必要”,就想着问他为什么道歉。“在拍摄之前,章宇对我的判断是有些误区的,这个顾虑很正常,他和很多观众一样,习惯把喜剧演员固化。他看过我的话剧、我的电影,他觉得马丽是个喜剧女演员,是喜剧的表演风格,放大在正剧里能成吗?这个顾虑很正常,他和很多观众一样会把喜剧演员固化,但好在一过招,我们都明白了。”

由耿军执导、章宇、马丽主演的电影《东北虎》于1月14日在全国上映,这部有些黑色幽默风格的电影令观众看到了非常不一样的演员马丽,不同于以往在喜剧电影里的形象,马丽这次饰演的是一位即将临盆的东北妇女,面对丈夫出轨的事实,她选择隐忍坚强。在与新京报记者的交流中,她表示自己不排斥各种表演风格,就像块橡皮泥,导演可以把她捏成不同形状。

“从喜剧到正剧”,很多人用这句话来形容了马丽参演《东北虎》。片中,她饰演一个怀孕的东北妇女美玲,临盆时发现章宇饰演的丈夫徐东出轨后,她决心亲自“手刃”小三,于是开启“破案”之旅,挺着大肚子寻找各路“嫌疑人”。接触到美玲这个角色之初,马丽就被美玲身上的女性光环而打动。在她看来,美玲是一个很独特的女性,不仅能让人感受到伟大,还有一种孤独和无助背后的坚强:“她和我之前的角色都太不一样了,可能你们会认为她非常固执,一定要追寻一个结果,但我非常理解她在爱情面前、尤其是即将要当妈妈的那种心情,那时整个人的心理状态就是坚强,就如她所说,约等于狠。”以往大家熟悉的马丽,都是会第一时间联想到开心麻花作品和典型商业喜剧等,而导演耿军却是一直“混迹”在独立电影圈,《东北虎》也是后者的作品第一次在大银幕上面世。虽是两个不同的圈,但马丽笑说自己一直是耿军作品的忠实“受众”,一向欣赏耿军作品里的纯粹与质朴。

通过这次表演,也让马丽回归到最平静、最干净、最纯粹的状态:“虽然美玲很坚强,很勇敢,但站在女性的角度,她更多的是可怜与孤独,因为当爱一个人到极致的时候,你拥有的情绪就是卑微。也因为还爱着对方,你不可能把卑微的一面表现出来。美玲是准妈妈,不管是对老公还是孩子,都会把自己放在最后。如果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她肯定会选择离婚,但最后她做了很高级的处理,我觉得她很伟大,很智慧,也很可怜。”片中美玲的戏份并不多,马丽对此也不太在意:“我永远愿意当一片绿叶,也不太愿意去争抢什么。我觉得演员如果在意戏多戏少,应该是演不好角色的。”

马丽出生于辽宁,是土生土长的东北姑娘,但去黑龙江鹤岗拍戏还是第一次,她说在这里的拍摄经历堪称神奇:“因为天亮的时间很短,每天下午3点多,天就黑了,拍着拍着就来跟我说收工了(笑)。我惊讶地问为什么,他们就跟我说‘天黑了,没光了,那干什么呀?就吃饭喝酒呗!(笑)鹤岗确实冷得不像话,但我因为饰演孕妇,全身上下的防护、装备都很齐全,更辛苦的是工作人员,他们都非常照顾我。”《东北虎》是一部有些黑色幽默的剧情片,这与马丽之前主演的《羞羞的铁拳》、《夏洛特烦恼》等喜剧电影很不一样,在她的定义里,耿军的电影属于“另一种喜剧”,她在这种喜剧里遇上了不一样的搭档章宇。“章宇戏好,尽人皆知,我记得开机后的第一场戏,尽管没有他的戏,他也穿着戏服坐在那里。他的表演习惯是在拍戏过程中从来不换自己的衣服,每天都穿着角色衣服,这是他找到角色感觉的沉浸办法,我就不一样,进进出出,跳来跳去,在现场我是角色,但回家卸完妆就是另一个洒脱随性的状态,和美玲完全不一样。”

表演风格不同,不免让这对片中的“夫妇”对彼此都有些许质疑。“对我们搭戏,章宇是有过担忧的,他之前习惯于我的喜剧角色,也处于一种把我表演固化了的惯性思维,第一天我们搭完戏,晚上喝了顿酒,他就说‘我得道歉,确实不应该把你固化,你给了我很多惊喜’。其实像他质疑我一样,我听说对手是他也曾质疑过,不是他的演技,而是他的年龄,我觉得他看上去太小了(笑)。其实搭档是这样,一过招,对方是不是好演员,章宇说被我震惊到,我也很感谢他给我提的宝贵意见。看完片,你们会认为这些担忧、质疑都不重要,我们不用去固化每一个角色,他只要演出章宇版的徐东,我出演马丽版的美玲,就是了。”

马丽:应该的,你要做的是把导演想要表达的东西全部表现出来,甚至说你还能表达地比他想象得更好,这是你做演员的本职工作。哪怕观众看到的是有限的戏份,但我在塑造的过程中,是一点都不会减少努力的,不会因为戏份少,就偷工减料、投机取巧,戏多戏少的塑造过程是一样的。

马丽:含义太深了,我想耿军导演想要表达他从小到大感受到的东北的人情世故,不管是友谊,家庭婚姻,还是人与动物的情结都在其中。《东北虎》跟他以往的作品不一样,以往他的戏大多是以男性角色为主,女性角色较少,这一次他的作品相对柔情了,会让你觉得很温暖、有爱。

马丽:每一场戏都很珍贵,还有一场好像删掉了,就是狗死了,我也在哭,其实我哭得比徐东还惨,那是美玲唯一一场发泄的戏。那种痛,就像失去她的孩子一样的,尽管她嘴上说不让丈夫养狗了,因为她是个很善良的女人,毕竟这也是一个家庭成员的离去,当时我哭得特别伤心,连耿军导演在监视器前都哭了,可惜删掉了。

新京报:你一直追求高级的喜剧感,不像是故意扮丑或是搞笑,像这种黑色幽默是不是你更偏好的一种方式?

马丽:作为演员,以前夸张地演喜剧是有点累的,有段时间我甚至想能演一些好好地、正常说话的角色,也苦恼为什么要演得那么夸张?后来我发现这是一种表演风格,大家在一个表演状态下,你不用去排斥它,因为会有观众喜欢。但如果在《东北虎》里我用以前的表演方式的话,肯定就很跳戏。其实每一部戏都有它的风格,就像我一直比喻自己是个橡皮泥,在不同的体系、不同的风格里,导演要什么就把我捏成什么样,我也一定会去呈现为那个样。

新京报:《东北虎》有些黑色幽默其实很有深度,你觉得这部电影的市场前景如何?

马丽:耿军导演不那么(太看重)“市场”,他是一个艺术家,是个天才。一个人,他的作品和他的性格是成正比的。耿军导演善良、淳朴,他在生活中是个非常幽默的人,每次他说话我都会笑得不行,但他的幽默又和别人不一样。我非常钦佩他对家乡的爱,他对东北的感情,他对兄弟的仗义。我了解到他之前拍电影,好像用手机、用DV就去拍,可能他们在经济上并不富裕,但他们在精神上是最富有的人。比如他们这班电影人之间的爱和友谊,是我们现在身处的这个“圈”、那个“圈”里看不到的。

马丽:我跟他们讲我不需要照顾,我本身就是个东北姑娘,是能吃苦的,是跟他们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而不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女生,但他们还是尽最大可能来照顾我(笑)。

马丽:不会有改变,任何人好像都改变不了我(笑),我还是一个凭着感觉走的人。特别在表演上,我不太喜欢规定好一定要怎样,就像我只能拍什么类型的,演员这个职业,你就应该什么类型都去演,这才叫演员,而不是今天转(型)了,明天又回来了,后天又要挣脱了?这样盘算,心思就没在演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