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他(她)们都拍过但并不脏

当然,Sir肯定不会拿一些人尽皆知的料对付你们的,什么王晶彭浩翔李丽珍,就不提了。

这是史泰龙23岁的时候拍的一部,准确的说是A片,也是其参演的第一部电影作品。

此片原名叫做《凯蒂与史陶德的派对》,后来史泰龙演了《洛奇》后,改为他在片中的绰号《意大利种马》。

当你饿得受不了的时候,你会做很多放在平常的时候不会做的事情。如果没有这笔片酬,我很有可能就要去抢银行了。

卡梅隆·迪亚茨《卡梅隆·迪亚茨:不是天使》这个五国混血的霹雳娇娃,19岁时年少无知,曾为一家公司拍了一部。

2007年,一位摄影师约翰·拉特(John Rutter)声称要公开这卷成人录影带和一些的相片,借此勒索她300万美元。

成龙《花飞满城春》这个名字出现在此有点意外(虽然据闻大哥的私生活比还精彩)。大哥的这部叫《花飞满城春》,是他出道不久后,1975年以王元龙的假名出演的。

片中,你看不到任何成龙标志性的喜剧功夫,有的只是一个为生活挣扎出路的龙套。

海伦·米伦《罗马帝国艳情史》演过英国女王的海伦·米伦年轻时,曾是著名的性感女星。24岁时,她就在自己的第一部电影《沙滩上的夏娃》里裸泳。

片中,海伦饰演的是一个交际花式的罗马帝国皇后Caesonia,与皇帝底下很多官员都有染。

我是个天体主义者,我喜欢在海滩上人人都光着身子,那跟性感无关,仅仅是追求自由解放。拍裸戏只是我的命运,并不是我刻意为之。

西贝尔·凯基莉多部说起这个名字,你可能有点陌生。但看过《权力的游戏》的人应该记得她饰演的雪伊。

不要小看她在剧里是小角色,事实上,人家可是获得过两次德国电影奖劳拉奖影后(劳拉奖有德国“奥斯卡”之称),是正宗的实力派。

2004年,她主演的《勇往直前》刚获得柏林金熊奖和德国劳拉奖时,发生了戏剧化的一幕。

德国媒体曝出她在2001-2002年之间,以狄拉拉(Dilara)的艺名拍过至少13支。

当时她身在土耳其的父亲听到这则消息,愤怒地说:“这对于这个家庭实在是太耻辱了”,甚至扬言要杀死自己的女儿,维护家族荣誉。

刘玉玲《危险天王》这位曾在《杀死比尔》演过女杀手的著名华裔女演员,年轻时也有一段苦逼日子。

为了贴补家用,她去过工作环境极差的成衣工厂当童工,那时她说:“只要是放我面前的东西,我都吃”。

这段黑历史在1997年她凭借《甜心俏佳人》赢得艾美最佳女配角奖时被曝出来。

如果上面这些演员名单还没让你满意,那么,接下来这些拍过的导演名单,一定让你惊掉下巴。

奥逊·威尔斯《凌晨三点》在各大著名电影杂志、网站的经典电影榜单上,常常会看到《公民凯恩》。这是电影大师奥逊·威尔斯的作品。

1970年,奥逊·威尔斯开始折腾自己最后一部电影《风的另一边》(The Other Side of the Wind)。

当时,摄影师盖瑞·格雷弗为了赚钱养活家人,就化名Robert McCallum去拍。

看过奥逊·威尔斯电影的人都知道,他电影里很少出现性,因为他觉得性的快感是摄影机捕捉不来的,得自己亲身做才懂。

但是老爷子知道盖瑞拍后,为了不影响《风的另一边》拍摄进度,加上那个年代很多导演和摄影师把拍当作前卫的实验艺术来做。

像当时很多一样,《凌晨三点》是有剧情的。讲述了一个女人与姐夫外遇,被家人捉包后,面对各种各样的亲情、爱情问题。

弗朗西斯·福特·科波拉《偷窥者》拍过《教父》三部曲和《现代启示录》的大师科波拉,居然也拍过。

那时,他一边为“B级片之王”的罗杰·科尔曼帮忙制作低成本恐怖片,一边利用课余时间拍赚外快,其中就有《偷窥者》(The Peeper)。

后来这部短片和另外一个导演的,被剪辑成一部长片,改名为《今夜缠绵》(Tonight for Sure)。

巴里·索南菲尔德跟上面几位类似,这位《黑衣人》系列电影导演也是在大学时代就进入色情片行业,只不过他负责的是担任摄影指导。

据说有一次学校放了九天假,巴里就去色情片场,一天拍一部片子,连续拍了九天。

在这之后,巴里就偶遇纽约大学的师兄科恩兄弟,随后就参加拍摄了他们的处女作《血迷宫》,走上电影之路。

泷田洋二郎《痴汉电车》系列泷田洋二郎,这位拍过《入殓师》,拿过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导演,年轻时在日本以拍摄大量“粉红片”(日本的叫法)扬名。

当年他入此行前,才刚高中毕业,对未来的发展感到迷茫,想逃避现实,加上厌烦故乡富山,于是离开老家,一个人来到东京。

后来阴差阳错进入一家名叫“狮子”的小电影制作公司,这家公司既拍警方的安全防范片,也拍摄粉红电影。

这些电影虽然都涉及到色情,但类型不同,有严肃题材、喜剧、悬疑推理,也有集各种类型于一身的。

此片获得了日本第11届报知映画赏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角奖,《》评价其“下流而有趣”。

如果你够仔细,还会发现,这张名单中,女的往往对那段经历后悔莫及,而男的一般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