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丽死后大家都在召唤她

多少人曾在上学那会儿,在课堂、在寝室、在学校的某个犄角旮旯里,谈论着各种恐怖故事。

紧张兮兮的,听着主讲同学分享口中的那些怪诞不经的『真实』遇鬼经历。如果环境合适,还得把灯关了,点燃一根蜡烛,几人围坐在一起,制造一种与异界沟通的迷之假象。

这种集恐怖元素和约会的集体活动,男生最爱参加。要是其中有自己心仪的对象,恨不得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恐怖故事一股脑地讲出来。当然,最终的目的除了让心仪的对象膜拜以外,更重要的是有机会趁机讨一个拥抱!

△估计妹子变成这样,男生也都被吓死了。当然,由于青春年少,总是显得年轻气盛,特别是『建国之后不许成精』的思想作祟下,唯物主义的精神被彻底放大。

套用《西游记》动画片的一句歌词,『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花皮,什么刀山火海,什么陷阱诡计,在我眼里都不是事!』就是这么的硬核。

由于学校寝室的环境特别合适,加上人员结构也合理,这就给了天生喜欢冒险的青春少年们提供了一个挑战『最强心脏』的温床。

只需一支铅笔,一张大点的白纸,在白纸的中间写上『唐、宋、元、明、清』,然后在白纸的上半部分左侧,写上『是、否』,在白纸的上半部分右侧,写上『男、女』,最后再写上点英文,来个中西结合,请笔仙的基本工作就完成了。

实在搞不懂,请一个中国笔仙,还是来自唐宋元明清时代的鬼仙,竟然能看懂英文字母!难道英文从那个时期,就成了全球通用语言?尽管如此,新时代的年轻人虽然带着质疑,还是敌不过那种好奇、恐惧、期待的心理,内心那颗永远骚动的魔鬼心,驱使着想要干一番大事。

伴随着神秘兮兮的『六言四句诗』的召唤词,紧握铅笔的几只手开始出现类似医学解释的『痉挛』现象。搞不清楚状况的参与者,开始意识到『铅笔大神』已经来了。

随着相互间的拉扯,询问频率的增加,手中的铅笔如有神助一般的在纸上飞舞。或许,『铅笔大神』给你的答案非常满意,但切记不要问『你是怎么死的?』之类的犯禁忌的话题,同时,别忘了请神难,送神更难!

于是乎,伴随着召唤仪式的空前繁荣,各地都出现了很多跟召唤笔仙有关的恐怖故事。有甚者,更是言之凿凿的开始讲述召唤过程中的心路历程和恐怖经历,发布到各大论坛上,说是真实事件。为此,博得满堂叫好!

但,按照给出的解释,召唤『笔仙』这类的通灵游戏,如果你感觉到灵异附体的感觉,那基本上就是心理暗示的作用。反正一句话——鬼扯!

当然,国内有流行的召唤『铅笔大神』的通灵游戏,国外的小伙伴也有召唤『血腥玛丽』的游戏。而这些被召唤的仙儿,出奇一致的都死得挺惨!

就跟文学史上的著作一般,曹雪芹的《红楼梦》和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两部经典大作都在突出一个核心,即悲剧!

所以,当『笔仙』和『血腥玛丽』这两个中西方的鬼仙发生碰撞时,两个悲剧身份加持的主角,的确赢得了不少人的同情心。毕竟,悲伤逆流成河!

关于血腥玛丽的传说实在太多,在西方民间关于血腥玛丽的起源,就有至少50个版本!这些传说,把这个悲情人物给笼统的分成了三个版本,一种认为是女巫;一种认为是被致残的新娘;最后一种则是嗜血的预言者。

别看现在的西方很开放,其实,在中世纪的时候,有很多的教条教规对他们进行约束。年轻的女人必须遵照传统习俗在漆黑的房间中,一手举着蜡烛,一手拿着手镜上楼梯。

如果在上楼梯的过程中,镜子里出现未来丈夫的面容,则预示着未来生活的幸福美满;假如看到的是骷髅,那就很悲催,说明婚前很可能会丧命。

所以,按照这个传统习俗,很可能某一个从镜子里看见骷髅的女子,在婚前暴毙之后,最终成了那个让人胆寒的『血腥玛丽』。

玛丽之所以血腥,则是因为她每一次出现,基本都是以尸体、女巫或鬼魂的形式示人,通常浑身浴血。

就算形象已经如此恐怖骇人,玛丽却依然有众多的死忠粉。至于原因,则是传说玛丽具有预见未来的特殊能力。

试问,当初房价低迷的时候没有买房的人,是否后悔?如果,当初你有经济头脑或者有预见未来的能力,估计你现在早就是坐拥北京三环以内数套房产的隐形富豪了。

但玛丽确实很危险,主要是因为她性格的不确定。根据西方召唤过玛丽的小伙伴介绍,有时候玛丽是无害的,你只会看到镜子中她的倒影,并回答你想了解的关于未来的问题。

有时却又凶残至极,会用指甲和爪子抓人,用獠牙扯开人的脸皮,害死人或逼人自杀。如果,你遭遇玛丽心情极度不好又不想上班的时候,她就可能把你困在镜子中,挖掉你的眼球让你代替她上班。

因此,那些不想被玛丽抓起来上班的国外小伙伴就特别注意召唤仪式。通常,召唤玛丽大神有几个必须的因素。一个是有镜子的黑暗房间,一根放置于你和镜子之间的蜡烛,然后闭上眼睛对着镜子念动咒语『Bloody Mary』三次。

这样看来,只有家里的厕所是最适合的召唤场地。既符合有镜子的要求,关了灯就是一个黑暗的房间,又符合密闭的环境。

如果你真的把血腥玛丽召唤出来,那请你一定要接受接下来可能出现的一切恐怖事件。毕竟,玛丽大神不是那么好惹的,人家好好的在镜子里休息,你非要打扰她,她能不生气吗?

所以,生气的她就会把愤怒写在脸上,就是那张皮肉被撕裂的脸,同时,还会用一对邪恶的,淌着血泪的红色眼睛,使劲瞪着你!

在国外,玩过血腥玛丽召唤游戏的人,都有过极为恐怖的经历。据说,很多玩过血腥玛丽的女学生,都被发现死于学校的洗手间内,而且被夺去双目。

至于为什么这么惨,说到底还是因为玛丽是一个被认定为坏透了的邪灵。而与之有关联的身份,被人们认为玛丽可能是女巫。

自从欧洲有了神权统治以来,像女巫这类身份的人,基本都被邪恶化。女巫成为教会矛头指向的异端和替罪羊——在他们口中,女巫和撒旦结盟,偷偷施展魔法,散布了瘟疫和死亡。

在教会灌输的思想里,人们认为女巫还会定期的坐着扫帚,飞去布洛克山参加安息日恶魔盛会。

《与巫为邻》的作者,布里吉斯(Bridges)在书中写道:『巫师背离了自己与生俱来的对社会的忠诚,转而做魔鬼的代言人。』

在教会大规模屠戮巫师的中世纪,巫师大部分是由女性组成。在可能发生过的10万次审判中,超过一半的巫师被处以死刑,只有不到20%的被处死者是男性。

由此,女巫成了欧洲人民口中,『妖妇』、『魔女』的象征。从18世纪以来,人们不停的给女巫冠以污名,这也导致血腥玛丽的身世也跟女巫扯上关系。

相信不少朋友都或多或少的了解过血腥玛丽的身世,就好像街边杂书一样,各种奇怪、引人深思的标题,无时无刻都在抓取我们的眼球。

在已被知晓的关于血腥玛丽的身世记录中,主要有三个版本。这三个版本的最终解释,也就是我们文章开篇谈到的玛丽大神的身份定位,女巫、嗜血预言者和被致残的新娘。

大多数人相信第一个版本对玛丽大神身世的解释,玛丽一世(Mary I)。这位出生于1516年的死硬派天主教徒,凭借残暴的统治,高举天主教旗帜,肆意驱逐新教徒,导致众多的人死在她的手上。

当然,她的暴行让很多人对她产生恐惧心理,也因此得到『血腥玛丽』的称谓。当她病死的那一瞬间,据说整个欧洲都在开香槟庆祝!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恨玛丽一世,至少天主教不会。要不是玛丽一世的铁腕手段,天主教也不会这么容易复辟。

第二个版本的女主,就颇具传奇色彩,既是女伯爵又是吸血鬼,感觉正在看一出欧洲版的《聊斋志异》。

伊丽莎白·巴托里(Elizabeth Bathory),这个热衷于折磨手下貌美女仆和乡村年轻女孩的同性恋吸血鬼,被人们称之为『嗜血的女伯爵』。

传说中,伊丽莎白的家族与女巫有着血缘关系,世代受其庇佑。而她的姨妈(Karla Bathory)是个同性恋者,叔叔信仰撒旦。

伊丽莎白经常与她的姨妈幽会,当两个同性恋者相遇,得到的不仅是内心所需要的刺激,更多的是一种受折磨后产生的快感。不过,伊丽莎白很快就不满足于肉体的快感,转而研究黑魔法。

为了满足精神和肉体上的快感,伊丽莎白在她的城堡中监禁了数不胜数的体态丰满的女仆,她用发烫的熨斗、熔化的蜡和刀子来折磨女仆,脱掉她们的衣服,在身上涂满蜂蜜,丢弃到满是饥饿的昆虫的树林中,让女仆们受尽折磨。

很快,伊丽莎白又不满足于折磨她的女仆,她开始尝试着从女仆的脖子、臀部和肩膀上吸血,在吸食的过程中,她开始陷入一种疯癫的状态。

配上她乌黑的长发和牛奶一样白的脸庞,加上她琥珀般的眼睛和艳丽的身姿,俨然一副真实吸血鬼的模样。

不过,人的容颜当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衰老!伊丽莎白企图用化妆品和昂贵的服饰来掩盖失去青春之后的衰老容颜,这明摆着的徒劳。

对于容颜的衰老,让伊丽莎白愤怒,当她为了发泄而惩罚女仆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女仆的鲜血喷洒到她脸上时,被鲜血染过的皮肤,竟然开始恢复到从前靓丽紧绷的状态。

于是,她想起一个远古的信条——他人的鲜血可以使一个人在身体和精神上都产生变化。于是,伊丽莎白在巫师的帮助下,收集大量处女的鲜血,并用来沐浴,以此换回青春的光辉。

这样的以鲜血为媒介的美容术,在现代被称之为『PRP』,也可以称之为『吸血鬼美容疗法』,美国名媛金·卡戴珊就曾经直播过自己使用这个技术美容。

不过,这项应用于医美领域的技术,据说也不是特别成熟。但至少这些用来美容的血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应该是合法的。

但我们的伊丽莎白女伯爵就完全无视了法则,为了换回自己的青春,她前后约了650名青春美少女。

人们开始恐惧,认为她正在打造一支吸血鬼军团,准备把城堡周围居住的所有少女都掳去并放空她们的鲜血。

这样的恶行,就连暴雪公司都看不下去了。在其制作的《暗黑破坏神2》中,就插入了女伯爵这个BOSS角色。为了搞到符文,玩家们犹如鞭尸一样,一遍又一遍的虐杀女伯爵,这大概算是暴雪公司惩罚这位女伯爵的一种特殊方式吧!

相比玛丽一世,伊丽莎白·巴托里显得更自私,为了自己的少女心去杀人比为了教会去杀人,明显低级了不少!

在这关于血腥玛丽身份的三个版本中,个人觉得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应该是最接近血腥玛丽身份的传说。

来自匈牙利、伯爵身份、嗜血、美丽容颜、残酷等标签都集于一身,看似跟伊丽莎白女伯爵没什么区别,但是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却比伊丽莎白女伯爵更加狠辣!

据说,这位居住在布达佩斯郊外古堡里面的伯爵夫人,为她容颜所沉沦的青年贵族就超过了100个。

由于她的美丽保持了长达50年,以至于在她60岁那年,还有两位浪漫的青年诗人因为得不到她,而举剑自杀。可见,女人的颜值本身就是一种优势资源。

那些爱慕者这样描述李·克斯特:黑色的长发在空中飘舞,两颗宝石般的眼眸蕴涵摄人心魄的光芒,火红色的长裙就像流动的烈焰,包裹着她白玉般修长的身躯,整个人宛如一团移动的火之精灵。

当她停下脚步的时候,银白色的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淡淡的罩着她,既像顺着月光而下凡的天使,又像是要循着月光飘向天宫的圣女。

不可否认,这样的美丽的确让男人着迷,但能保持50年青春容颜,李·克斯特伯爵夫人必定有着她独特的美丽秘方。

她相信,只要浸泡在那些纯洁少女的血液中,就能不断吸取其中的美丽精华,从而让她永葆青春。

而每次洗血浴前,还要再喝下至少半升的新鲜血液,这就叫做『内服』。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洗一次澡,就要杀掉两个纯洁少女。

在这漫长的50年里,这位伯爵夫人残忍地杀害了至少2800名少女,这些少女尸体全部被埋在她私人浴室的底下。这本来够恐怖的了,但在伯爵夫人看来,这些少女的灵魂能帮助她驱走衰老和迟钝。

但天天这样洗血浴,身上难免就会有一股血腥气。但在她妖娆的外貌下,这血腥气反而成了提升个人魅力的Buff。

于是乎,李·克斯特伯爵夫人艳名远播,成了全欧洲的名人。法皇路易十四也骑上小白马一路东行,甘做舔狗也要拜倒在伯爵夫人的石榴裙下。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抗争』,这句话从来都不过时。愤怒的人们将伯爵夫人活活烧死在她自己的浴室中,并且封掉了古堡。

伴随着2800名少女的灵魂,在伯爵夫人被烧死后的400年里,只要月圆之夜,布达佩斯周围的居民都能听见古堡里传来万魂哀鸣的幽怨哭泣声。

据说,当地居民由于不堪其扰,请来了梵蒂冈和耶路撒冷的师,结果仍然无法搞定古堡里的幽魂。搞得教皇唉声叹气的,只好把古堡列为禁地,禁止凡人出入。

这种恐怖气氛,让居民们开始恐慌,加上伯爵夫人生前的种种血腥作为,她被称之为『血腥佳人』的名号也就越传越邪乎。

如果一定要给血腥玛丽的身份定一个方向的话,在这三个版本的传说中,李·克斯特伯爵夫人的确更加接近人们对血腥玛丽的描述。

特别美的女人,一定爱照镜子;被烧死后的皮肤,一定是烂的;在被烧死的过程中,眼球一定会爆掉;在召唤血腥玛丽的过程中,浴缸里有时候会出现满缸的血液;抓坏召唤者的脸和眼睛,那就一定是嫉妒……

既然血腥玛丽是邪灵,那一定是生前本就坏的没边,加上又死的惨。所以,即使不能轮回,也会游荡人间,做尽坏事。

说到底,无论是『铅笔大神』还是『玛丽大神』,这种通灵游戏的背后,本身就是一种心里暗示。心理强大的人,不屑于做或者压根儿就不信。

瑞士物理学家特克斯勒1804年发现的消逝效应,其实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解释召唤血腥玛丽所产生的视觉效果。

黑暗的房间,微弱的烛光,镜子里较为模糊的人脸。当你念完咒语之后,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超过20秒时,在这种光线微弱的环境里,特别容易造成短时间内视觉上的消逝。

你会产生一种错觉,镜子里映衬出来的东西都消失了(除了你自己),微弱的烛光把自己的脸映衬得犹如一个鬼魂。仿佛间,你似乎看到了血腥玛丽。

所以,通灵类游戏少玩,别搞得自己一天神呼呼的!至少,科学还是能解释不少灵异现象,如果实在解释不通,就请珍惜生命,别碰!